电子邮件 网上办公

邀兵请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德衡商法网  >   律师视点  >  
邢芝凡、章驰、岳俐娅:投资者维权“配置”升级: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来了!
发布日期:2020-08-08
邢芝凡

德衡律师集团合伙人


章  驰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联席合伙人


岳俐娅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

律师助理








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同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做好投资者保护机构参加证券纠纷特别代表人诉讼相关工作的通知》,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随即也发布了《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特别代表人诉讼业务规则(试行)》。


近年来,伴随着证券市场的快速发展,上市公司违法违规行为层出不穷,但由于我国证券纠纷解决机制的不完善,使得众多利益被损害的中小投资者成为“沉默的大多数”。《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确立的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将有效降低投资者的维权门槛,提升诉讼效率。相对应地,违法违规成本大幅度提高,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也有助于威慑上市公司加强其内部管理、规范运作水平,守法合规经营。



看点


一、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制度的“前世今生”





1991年

《民事诉讼法》第53、54条首次确立了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和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



2002年1月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赔偿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法明传〔2001〕43号】,指出对于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人民法院应当采取单独或者共同诉讼的形式予以受理,不宜以集团诉讼的形式受理。



2003年1月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法释〔2003〕2号】(以下简称“《虚假陈述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再次明确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原告可以选择单独诉讼或者共同诉讼方式提起诉讼。



2019年11月

“九民会议纪要”明确指出,证券虚假陈述纠纷案件有条件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选择个案以《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的代表人诉讼方式进行审理,逐步展开试点工作。第81、82、83条分别规定了代表人诉讼案件立案登记、案件甄别及程序决定、选定代表人的适用原则。



2020年3月

新《证券法》实施,第95条规定,投资者提起虚假陈述等证券民事赔偿诉讼可以采用代表人诉讼制度审理。



2020年7月31日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细化了新《证券法》第九十五条的规定,明确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实施具体细则。




看点


二、《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亮点解读



此前“九民会议纪要”、新《证券法》中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的规定都只是框架性的原则,未在实操层面有具体的规定。《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则全面系统地规定了权利登记程序、诉讼代表人的选定方式和权限范围、审判方式、和解与调解、判决的效力及上诉程序等具体的实施细则。


1、明确了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的适用范围


新《证券法》实施以前,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以及“九民纪要”仅明确证券虚假陈述纠纷案件可以适用代表人诉讼。新《证券法》实施后,第95条规定虚假陈述“等”证券民事赔偿诉讼可以采用代表人诉讼制度审理,理论界对于等内还是等外有着不同理解。本次《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第一条即明确了新《证券法》第95条“等”的含义,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的适用范围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


2、“普通代表人诉讼”和“特别代表人诉讼”二分

《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把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分为普通代表人诉讼和特别代表人诉讼两种。普通代表人诉讼是指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3、54条,新《证券法》第95条第1款、第2款规定提起的诉讼;特别代表人诉讼是指根据新《证券法》第95条第3款由投资者保护机构受五十名以上投资者委托作为代表人提起的诉讼。特别代表人诉讼属于普通代表人诉讼中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的一种特别形式。


相比普通代表人诉讼而言,特殊代表人诉讼省去了代表人推选、权利授权等环节,“默示加入、明示退出”原则则立足于保护投资者的实际诉讼利益的同时尽可能防止滥诉现象,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


3、前置程序的要求放宽


2003年《虚假陈述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第6条第1款要求原告在起诉时提供相关行政处罚决定或者刑事裁判文书。本次《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较2003年的规定放宽了前置程序要求,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裁判文书之外,还允许原告提交被告自认材料、证券交易所和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等给予的纪律处分或者采取的自律管理措施等证明证券侵权事实的初步证据,降低了起诉门槛。


4、诉讼代表人的诉讼权限应为特别授权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诉讼代表人只享有程序性的权利,特别授权事项(变更、放弃、承认诉讼请求、和解等),必须经被代表人同意。为提高诉讼效率,本次《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统一规定了诉讼代表人的诉讼权限应为特别授权,不同意特别授权的可以另行起诉。


5、在提高诉讼效率的同时充分保障投资者自行诉讼的权利


《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在鼓励投资者参加代表人诉讼,提高诉讼效率的同时,从以下方面充分地给予了投资者自主选择的权利:


※ 第十条规定,权利登记公告前已就同一证券违法事实提起诉讼且符合权利人范围的投资者可以选择不加入代表人诉讼,原诉讼继续进行;


※ 第十六条规定,已登记的原告对公示的代表人不满意的,可以自代表人公告之日起十日内向人民法院申请撤回权利登记,并可以另行起诉;


※ 第三十四条规定,投资者明确表示不愿意参加诉讼的,有权在公告期间届满后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声明退出,声明退出的投资者可以另行起诉;


※ 第二十一条规定,对调解协议草案有异议的原告可以在收到法院准备制作调解书的通知后十日内向法院申请退出调解,申请退出原告的诉讼继续审理,并依法作出相应判决;


※ 第二十七条至第二十八条专门规定了投资者的上诉权问题,一审判决送达后,代表人决定放弃上诉的,应当在上诉期间届满前通知全体原告,原告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有权提起上诉;代表人决定上诉的,应当在上诉期间届满前通知全体原告,原告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有权决定放弃上诉。


同时应当注意的是,根据《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如果符合权利人范围但未参加登记的投资者主张的事实和理由与代表人诉讼生效判决、裁定所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和法律适用相同的,法院会直接裁定适用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代表人诉讼的适度扩张力,防止法院作出相互矛盾的裁判,也是诉讼效率与权利保障相平衡的体现。


6、明确规定原告代表人可以向被告追索合理的律师费用


《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规定》直接规定法院应予支持代表人主张被告赔偿合理的公告费、通知费、律师费等费用,特别代表人诉讼案件不预交案件受理费。


新《证券法》实施后人数不确定的普通代表人诉讼第一案,15五洋债”“15五洋02”债券自然人投资者诉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系列案件,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0年6月12日公布投资者登记名册。相较于普通代表人诉讼而言,新创设的特别代表人诉讼加大了投资者保护力度,提高上市公司违法成本,但其具体操作规程还需要更多的司法实践来探索和检验。


Copyright@2016    版权所有    德衡商法网    免费服务监督热线:    800-8600-880    400-1191-080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11736号    网站统计

Baidu
sogou